我不配做铲屎官

半年前养过一条柯基,从一家宠物店抱回的,养了一周,犬瘟死亡。后来查了那家宠物店,是家黑店,网上很多人在那买的狗都是死于犬瘟或者细小。

当时母亲为了照料那条狗,晚上守着他守了一周,喂药打针,不过最后还是没有扛过去死了。很难过。家里人说等天气暖再养一条,于是4月18日,我又去一个养了两条比熊但是因为搬家无法再养的学生那抱了一只比熊回来,很小一只,两个多月,她之前主人说已经打了两针疫苗,带回家到现在两周的时间,从第三天开始拉肚子,没胃口,过了几天终于有胃口,前天开始又出现呕吐的症状。因为怕又是犬瘟,我用自己买的试纸测了不是,又抱去医院测,索性不是犬瘟细小或冠状病毒,然而医生在化验狗的粪便的时候,说...

那些花儿。

┇悒国志┇(一)

2013年11月,我在加拿大一所大学读大三。

我大学所在的AB省一到10月左右便开始飘雪。而后从10月到次年的四月左右,室外都一直被刺骨的风雪覆盖。

我大三那年当年也不例外,很冷,11月开始更是体感温度达到零下20°左右,所以走在学校里几乎能看见人手一件Canada Goose,虽然确实很贵,但是做工精细、质量很好,且据说能抵御零下20°的严寒。

那个时候我经历着人生的低谷,遭遇过心理学里面所谓的culture shock(文化冲突)的几个阶段,也经历了一些事情,所以导致整个人的状态非常迷茫,感觉一直坚守的一些价值观、人生观和一些最初的观念也在逐渐发生异化。所以,我就这么...

越是长大,越是忘记了儿时最简单的快乐

如题。

【1】儿时的那个电脑“天才”

记得小时候,快乐于我往往很简单。也发现小时候的自己需要去顾忌到的事情真得很少,因为从小学到高三,每天的目标都很明确。不用担心生计,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如何从全班10多名升到全班前五。

那时候,让我觉得受鼓舞的东西,往往就是老师的表扬和同学的称赞。

那时候,快乐于我,真的很简单。

而获得快乐的方式,也非常直接——比如当时一个对做网页完全白痴的我,借了我那时正在读高中的表姐的计算机教材,然后用了一个寒假的时间学习如何用word做网页,学习简单的HTML语言,然后拿着非常稚嫩的网页作品去参赛,索性还得了优秀奖。

然而,我那个时候过得非常充实,9岁的我...

梦中人 · 苏墓心

在我看来,我只是一个浪人,浪人的定义有很多种,或许是无家可归之人,或许是被仇人追杀之人,或许只是单纯的流浪者。因为不知道活着的意义,所以不断地流浪、漂泊,在这同样让人感觉无限凄凉的世界里——你与你的马,你的剑,一同迷惘在这个江湖中。你踟蹰:我该走到何处?何处又是我最终的归处?这些问题,似乎将死才会知道。


我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厌倦了锦衣玉食,厌倦了一群围着你极尽谄媚之色的女人,她们活着的目的是为了取悦男人,她们不知道男人只是把她们当作玩物。对于我这样一个人来说,她们于我而言,更是如此,我高兴时或许可以接过她们递来的酒,或许可以捏上她们油腻的泛着酒色的面颊,但是也仅限于此。那些女人在我的眼中,...

海德薇

笼中鹰

白玉枝头

可爱的家伙们。

At Edmonton Zoo

©拉合尔骞墨|Powered by LOFTER